新聞
  • 新聞
  • 產品
  • 企業
您當前的位置︰ >   來源:中國環境報  作者:常紀文  2020/6/8 9:56:51  :目前我國危險廢物污染防治工作仍然面臨歷史存量高、新增產量大、區域處置能力不均衡、斬斷黑色產業鏈難等挑戰,危廢污染風險控制一直是我國環保工作的重點和難點。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危險廢物產生量為6936.9萬噸,較2016年增長29.73%;預計2023年將達到8978萬噸。2020年4月29日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以下簡稱新固廢法)將于2020年9月1日起實施。為了加強危險廢物污染防治工作,補足短板,統籌提高全國各區域的污染防治能力,建議以新固廢法為指引,開展以下工作。

建立危險廢物污染防治領域具體的工作原則

《環境保護法》規定了保護優先、預防為主、綜合治理、公眾參與、損害擔責等基本原則。新固廢法確立了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的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和污染擔責原則,但是比較抽象,難以精準地指導危險廢物污染防治具體領域的工作。建議在其框架內,建立相對具體的工作原則。

一是風險預防和損害預防,有效應對危險廢物的污染高風險,實現無害化。二是危險廢物優先順序管理,即按照產品生態設計—產品重復使用—廢物分類—資源循環利用—末端處理的先後順序,對危險廢物優先從前端減少產生量,實施全鏈條環境監管,實現減量化和資源化。三是生產者責任延伸和污染者擔責,即產生、收集、貯存、運輸、利用、處置危險廢物者,應采取措施防止或者減少污染,並對所造成的污染依法承擔責任。責任人不明確或不存在的,由危險廢物所在地政府承擔兜底的污染防治責任和生態環境修復責任。四是共治精治,發揮企業、行業組織、社會組織和公眾的參與和監督作用。

健全危廢污染防治管理和監督體制

在我國危險廢物污染防治管理體制中,地方黨委和政府屬地監管責任需強化,部門職責有待餃接,監管信息應開放共享。

在縱向管理體制方面,建議按照生態環境保護黨政同責、一崗雙責、權責匹配、失職追責、終身追責的要求,針對各級黨委和政府細化危險廢物污染防治的管理和監督權力清單。將危險廢物污染防治工作的完成情況作為下級黨委和政府評價考核的具體指標。也可以針對地方危險廢物管理的實際,針對違規和違法行為建立量化追責制度。

在橫向管理體制方面,建議細化新固廢法第9條的各部門職責分工,健全生態環境部門的“統一監督管理”即兜底職責,明確對其他部門的指導、協調和監督方法,如必要時可向同級黨委和政府的督察部門提交建議。建立廢棄危險化學品備案制度,使危險化學品變為危險廢物規範化、程序化,使生態環境部門和應急管理部門的監管職責既相區分,也相餃接。

在監督體制方面,建議各級黨委制定規則,要求各級政府每年向同級政協常委會通報該項工作,接受民主評議和民主監督。

細化園區和企業危廢污染防治設施的配套要求

在園區配套方面,以新固廢法第35條為指導,統籌強化園區危險廢物污染防治設施建設和改造的責任。建議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推進生態工業園區建設,對現有工業園區實施清潔生產和循環化改造,建立並嚴格實施產業準入負面清單,防止落後產業及工藝設備進入園區。入園企業產生危險廢物的,可以按新固廢法第18條的規定建設收集、貯存、利用或處置設施;確有困難的,建議由園區統一建設;園區統一建設仍確有困難的,可以轉運至具備處置資質的單位,讓危險廢物有處可去。

在企業配套方面,按新固廢法第39條的規定強化產廢單位資源綜合利用和安全處置的義務,從源頭緩解處置壓力。建議鼓勵相關專業園區和企業依據環境法律法規和標準的要求建設危險廢物綜合利用資源化設施,綜合利用產物應按照國家規定的用途和標準銷售和使用。工業園區危險廢物資源化利用設施或者處置設施可以借鑒《北京市危險廢物管理條例》的做法,規定新建、改建、擴建產生危險廢物的建設項目,年度同一種類危險廢物產生量超過5000噸的,或者對產生的危險廢物不具備安全處置能力且不適宜跨行政區域轉移的,應建設符合國家和本地有關標準或要求的自行利用、處置設施。

壓實危廢產生和經營單位污染防治的主體責任

目前,危險廢物的產生和經營存在底數不清、崗位責任不明晰、管理手段落後及產生和經營者的法律和合同義務需強化等問題,亟須壓實企業的主體責任。

一是健全危險廢物產生和經營單位的危險廢物台賬管理制度。在信息化許可管理的框架下,危險廢物產生、運輸、經營、處置單位應按新固廢法第36條的規定,建立管理台賬,通過生態環境部門建立的危險廢物產生、收集、貯存、運輸、利用、處置信息平台,錄入危險廢物的種類、產生量、流向、貯存、利用、處置以及減量和資源化措施等信息。台賬管理信息保存時間建議不少于5年;填埋危險廢物的管理台賬應永久保存;企業破產或注銷的,單位負責人應按照企業管理權限,將台賬移交相應的生態環境部門保存。

二是健全 >  > 

關閉

重播

關閉

重播

熱詞檢索︰